【民族团结一家亲】15年后再见恩人 喀地尔哭了又笑了

不忘福建老板曾助己渡难关 库车老人贴身装5000元还款十余年

15年后再见恩人 喀地尔哭了又笑了

时隔15年后,喀地尔(左)终于见到了余学茂。受访者提供

都市消费晨报讯 (记者索蓉芝) “爸,好像是福建的老板来了!”10月22日上午,二儿子跑进屋,重复了好几遍这句话。72岁的喀地尔·喀依木还以为儿子在开玩笑,直到被拉着出了屋,他才相信。因为这位他朝思暮想的福建老板,正站在自家的农家小院里。

“余学茂!真的!啊呀!就是余学茂!”喀地尔快步上前,一把抱住余学茂,哭了。老人的家人也跟着抹起了眼泪。盼望再次见到余学茂,这一家人盼了14年。

15年前,在喀地尔一家人生活困难时,余学茂一次次帮助他们渡过难关,甚至离开新疆后得知喀地尔的老伴生病,他还寄去了5000元。这些年来,喀地尔一家的日子越过越好,他们一直不忘余学茂的恩情,想要找到失去联系的恩人。最近,得知喀地尔一家人找他的消息后,余学茂再次来到这个农家小院。

工地结缘福建老板“雪中送炭”

喀地尔一家住在阿克苏地区库车县乌尊镇布克其村。2003年夏天,喀地尔和3个孩子在离家十多公里的工地上打工,余学茂是当时的承包方之一。

“他和他的3个孩子很能干,活都干得不错。”余学茂说,平时他也很关注喀地尔一家人,还专门给喀地尔的女儿买热木·喀地尔(小名叫玛丽亚)安排了一份轻松活。

“福建老板很照顾我们,知道我刚中专毕业还没找到工作,就说让我先挣点钱再去读书。”玛丽亚说。

有一天,余学茂路过喀地尔家,得知喀地尔的妻子热亚南木·卡斯木生病卧床,就留下1000元钱,让玛丽亚赶紧陪妈妈去看病。喀地尔一家人为此感激不已。

半年后工程完工,余学茂把一些剩余的建筑材料留给喀地尔,让他卖掉补贴家用。“我们家欠了些外债,正是用这些钱才还清了。”玛丽亚说,余学茂临走时还送给他家一部手机,并在里面存了话费,再三叮嘱家里遇到难事,一定打电话告诉他。

离开新疆他不忘喀地尔一家人

余学茂离开新疆后,时常打电话询问喀地尔一家人的生活。“每次余学茂打来电话,我都觉得特别亲切,感觉自己又多了一个亲人。”喀地尔说。2004年,本就身体不好的热亚南木得了严重的肠胃炎,余学茂打来电话得知情况后还埋怨他:“怎么不早点和我说?”随即寄来了5000元。

喀地尔告诉余学茂:“这钱算我借你的,一定要还你。”

热亚南木病好后,喀地尔用剩下的钱买了家里第一辆农用拖拉机。“每次开着拖拉机下地,我就想起帮助我们的福建老板。”喀地尔的大儿子艾尼瓦尔法说,他父亲希望早点攒够5000元钱还给余学茂,他们做子女的也一直把余学茂当做恩人。

还钱致谢成了全家人的大心愿

到了年底,喀地尔攒够了5000元,担心余学茂突然来家里而他来不及去银行取钱,就把钱装在了贴身口袋里。他还挑选了一些自家种的核桃、红枣准备送给余学茂。然而却与余学茂失去了联系。

这几年,在党的好政策下,喀地尔一家人的生活越过越好。土屋换成了砖瓦房,家里用的都是时兴的电器。3个儿子不仅买了新的拖拉机,还买了挖掘机、小轿车。“可我们知道,我们一家还有一个大心愿未了。”艾尼瓦尔法说,尤其是他父亲,一直念叨着要去福建找余学茂,把钱还了。

十多年来,喀地尔的贴身口袋里一直装着崭新的5000元钱,钱装旧了,他就让儿女们把钱换成新的。每年秋天,自家种的核桃、红枣丰收后,喀地尔都要每样精心挑选10公斤,盼望着亲手送给余学茂。

去年,喀地尔花了近30万元买了一辆越野车,希望儿女们能开车带他去福建寻人,可凭着“福建人、微胖、下巴有个黑痣”这些线索去找人,希望也太渺茫了。

今年10月,玛丽亚在父亲家休产假,几乎每天都能听到父亲念叨“余学茂”。于是她通过存28送58彩金不限制ip“拜托姜岚”公益平台发出“寻找恩人余学茂”的信息,受到全国各地不少好心人的关注。

碰巧余学茂的朋友也看到了这则信息,急忙把这则信息发给了余学茂。“当年换了谁都会像我一样去做的。只是没想到,喀地尔一家人一直想找到我。”在电话中,余学茂说,2005年,他打算给喀地尔的手机充话费,却发现原来的号码已是空号。这十多年来,他一直在全国各地到处做生意,也早就换了电话号码,才和喀地尔一家人失去了联系。

再续前缘相约明年去福建游玩

10月22日,在一位朋友的陪伴下,余学茂从山西赶到库车县,凭着记忆一路向村民打听,再次走进喀地尔家。

分别15年,喀地尔家的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,但不变的是喀地尔一家人和余学茂的情谊。看着站在眼前的恩人,喀地尔哭了又笑,笑了又哭,这才从贴身口袋里掏出钱来要还给恩人,但被余学茂婉拒了。

“我们都是一家人,还钱就见外了。”余学茂说,看到喀地尔一家人把日子过得这么好,他打心眼儿里高兴。尤其是玛丽亚当了老师,也当了妈妈,更让他觉得欣慰。

喀地尔一家人热情地接待了余学茂。下午,他们又去了15年前结缘的工地。当时那里还是一片戈壁滩,也只有一条高速公路。如今高速路附近多了好几条柏油路,路边也种着树,余学茂感慨不已。

离开时,喀地尔一家人一直把他们送到库车县机场。“我邀请你明年夏天去福建玩,去看看大海。”临走时,余学茂握着喀地尔的手说。

喀地尔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。“你们说,我明年去福建玩,带1万元钱够不够?”玛丽亚说,这阵子,她父亲依旧每天念叨着“余学茂”,“不过,现在我爸爸是笑着说的”。


责任编辑: 王建隆
博聚网